今天去火车站接樱,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了大包小包的她,一脸的憔悴。
  樱是12号晚上八点多到上海机场,当时草莓去接她。原本是决定13号就回南京的,但是那两天正好我的事情比较多,抽不出时间去接她,而她在上海可能也有一些事情(那么多的大家等着听她的现场REP)要完成所以推迟了返回的时间。收到她确定了车次和时间的短信,我就开始着手准备去接她了。当时一直想着见到她的第一时间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对她说:“お疲れ、お帰りなさい!”
    因为怕迟到,于是提前三个多小时就出发了,结果到了那儿买了站台票,大概查看了地形还有一个多小时的空余,发短信告诉了樱之后就拿出了随身带着MP4,先看了会儿耽美文,不过实在是静不下心,于是转看U树的MV,边看边沉浸在U树的美好世界中,等我察觉,自己已经很大声的跟着音乐唱出了《樱》,不止一遍。后来又想起了之前树毕业时U竟然是在家整理鞋子不禁怨恨起U来。于是又换成了送给树CD里大家的祝福。虽然之前已经听过很多遍,但是再听的时候还是想哭。最后我坐在台阶上捂着嘴静静的流泪。
    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我关了MP4,注意听广播,终于等到了K234,于是迅速去站位。11车厢的门并没开,12车厢开了个门,很多人围在门口,下车或者是等着上车。正当我在想着怎么找樱时,她已经出来了。大包小包的,于是赶快接过两个包,一同出了站。
    在汽车站没等几分钟就上了南广线,很幸运我们有座位。车子启动樱也开始了回忆之旅。
    樱一开始就反复强调和感叹了一句话:现实中的树实在是太帅了,任何写真和视频都不能尽显他全部的魅力。(当然她还提到其他人也都非常帅气,不过我的耳朵有自动过滤功能。)
    樱和22是8号到达歧阜的,因为坐错了新干线,所以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等到了那儿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了。她们俩只来得及勘察一下地形便于9号的行动。后来时间真的不早了就准备找地方住下,这时候会馆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的帮她们询问。(这又是樱赞叹的一个地方,日本人真的好热情好细心啊。)说到后来,樱说这次的迟到可能就是日本之行的最大的遗憾了。因为迟到而错过了可能知道演员们住的地方。
    9号,做了充分准备的樱和22在会馆的入口处等。相当的幸运在还在怀疑是不是那个入口的时候驶来了出租车,里面坐的正是演员们。当时樱她们打开了海报,樱因为激动还拿到了(还真是RP)当时海报展开的时候就有好多日饭看着海报说着“すごい(好厉害)!”不过后来及时发现并改了回来。当时出租车上演员的顺序我已经不是很记得,不过还记得说心平看见了海报用很“好厉害”的眼神看着她们。因为知道演员从这个入口进入,所以樱和22非常的激动。接着又进来了好几辆车子,看见的有大米叔,(王子是下车之后才发现的,22还喊了好几声‘王子’,八神王子还回头对她们笑了)然后樱还特别提到了寿太看见她们的时候用一种凶凶的表情(樱的话‘吊着眉毛看着我们’)。过了几辆车之后还是没有看见树,俩人都有些着急。这时候又有一辆车过来。22当时没看清楚:“这里的谁啊?”樱已经开始跟着车子跑了。这时候
幸运的事情发生了。树坐的车子开过了,开始倒车,这时候的车速比较慢。樱和22大声的喊着:“相葉っち!相葉っち!”树树在看见她们只前已经看到了海报,非常的吃惊,捂着嘴贴近窗口来看,(他旁边是南瓜,前面是元气)然后樱和22就大声的喊:“中国から!中国から!”开始树并没有听清楚,又侧耳听了一遍,听见了还对她们微笑了。树进去之后,樱和22也开始了行动,她们先去求工作人员能不能进去将礼物亲手送给树,不过答案是“不行!”一段时间后,演员们整理好自己的东西要到后台了,这时候樱大声的喊出了:“相葉っち、大好き!”当时距离大约有十米,树听见了,当时回头并对她点了下头。樱这辈子应该没有遗憾了吧?!亲口对树表白了,还得到了他的回应。树进入后台后,樱和22就开始抱着哭。
    在后台休息了一会儿,俩人拿着东西开始闯后台。工作人员一直都不答应,于是她们决定用毅力来感动他们。与她们俩拿着展开的海报一个多小时,这段时间很多工作人员都来看她们和海报。最后又出来一个工作人员(樱猜测是树的STAFF)过来跟她们说演员不在这里,再等也没用的。不过他可以帮忙转交礼物。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涉之后,工作人员记下了她们的名字,并且把礼物拿走了。树是演员中第一个拿到礼物的,这么厚重的礼物,希望树树能够感受到樱,22还有在她们身后的所有的中国的树苗的喜欢和应援。
    舞台的过程樱没多说,只说了,整个舞台上她的眼睛只看着树,现场就是好啊,不再需要怨念剪辑,只要盯着自己喜欢的人看就好了。她还说树和切原那战真是太完美了,还做了种种描述,提到了58推TF,这个我不详写了。大家等视频吧。
    前乐的时候在唱3代歌的时候,树跳下了舞台,而且一直在樱这边的过道好长的时间,而我们的樱就一直盯着树,在她旁边的人的眼睛都回到舞台上的时候仍然盯着她在后面的树。所以说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老其筋骨,饿其体肤……”樱在之前一直都不是太顺利,但是到了日本之后老天就一直在眷顾她啊。真好!
    千秋乐的时候樱提到一点,当时结束了,广播都响了,但是没有一个观众离开的,大家都在拍手,很大声,即使手拍疼了,没知觉了还是不停,于是大幕又拉开了,3代的抒情歌。当时树在唱的时候突然背后出现了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屏幕(比2代和DL4的时候大很多)上面是每个演员试镜时候的场景,树仍然是DL3上放的那个。樱当时惊讶的叫了出来,树被她的叫声愣住了,回头看后了然,于是一直微笑。还有树是在毕业词中唯一一个提到FANS的演员,真是贴心的孩子。树还提到了2代的大家“TENIMYU大好き!2代目大好き!3代目大好き!”(可是却没有一个2代成员去现场守护他,这是今年甚至今后几年最大的怨念)当大幕在大家的热情下毫无预告的再次拉开的时候,树的眼睛下面粘上了礼花金纸--他确实哭了。
    结束后,外面下了大雨,大到新干线都停了。22因为没有千秋乐的票,所以一直在外等,她说当时在外等得有100多个人,声势浩大啊。因为大雨,所以所有的演员都从正门出,车子就在正门。不过车子有两次移动的。22和樱都追着车子。后来她们成功的在第一排。(因为撑伞会挡着后面的FANS,所以收了伞,结果就在雨中淋了一个多小时)先出来的是其他人,有印象的是小大,穿着3代目给他的留言青学队服还可爱的向她们展示来着。渡部也对她们笑得很开心,可是因为她们是蹲着的,而且急着看树,所以忘了回应。树树出来了,还是那么的帅气,而且在上车前还跟她们击掌来着,不过开始的时候没有樱,但是在树上车的那刹那,樱大叫着:“相葉っち!”并把手伸了过去,树回应了,于是两只手碰到了一起。然后树上了车。树和小通做一排,小通靠窗。树一直都非常温柔的注视着FANS,并且和她们挥手,而且是树式的挥手。(不清楚的可以去看看以前的舞台剧的花絮,就是那样的)
后来突然后面的MASA把车窗打开了,引来一阵尖叫。树这时也把手放在了车窗上思考着要不要打开,后来还是小通干脆的打开了。下面的FANS一起向树挥手,手型变成了V字型,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开始回应。而且不断得用V字型做着可爱的手势。对了,树还说了一句:以后大家也要一起啊!(忘了是什么时候说的了)
    最后是一些琐碎的东西,比如去野草莓店,好多好多树的海报,楼上楼下都有。比如说买戒指的时候,店员很热情的告诉她们树的戒指戴的是右手的小指,买了戒指还送了树直笔的签名。等等
    讲到后来我和樱都沉默了,心情从分享时候的雀跃变成了压抑。樱的平安回归固然是很开心的,但是她的回归也意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网舞真的结束了,树真的毕业了,今后在网舞的舞台上再也看不见树的不二那或天然或优雅或腹黑的身影了。
    谈到毕业,心情实在是很复杂,我一直拒绝是思考毕业的更深层面上的理解。现在的我只是把毕业作为一个名词不断的在脑袋中闪现。似乎毕业所代表的只是THE END这两个字,我也曾经想过去更深的理解,但是脑袋拒绝工作。现在我还没毕业的实感,也许真的要到4代出来后,我真的真的再也看不见树了才能深刻感受吧!
    真的结束了吗?!
    真的结束了吗?!
    如果是,为什么现在我的脑海中全部都是相叶不二的身影,那或轻灵的,或娇媚的,或狡猾的,……已经完全占据了我的思想,不二周助=相叶弘树。
    如果不是,为什么我听到祝福中大家说着:寂寞时会泪流不止?!心里那种空空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是在为树寂寞?!
    真的结束了吗?或者这只是刚刚才开始……
創作者介紹

纯白天空

AibaY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